艺田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锁棠春(沈婼棠玄澈)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_完结小说锁棠春(沈婼棠玄澈)

锁棠春(沈婼棠玄澈)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_完结小说锁棠春(沈婼棠玄澈)

发表时间:2024-06-02 07:10:08

锁棠春

沈婼棠/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1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沈婼棠”大大原创的以沈婼棠玄澈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锁棠春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锁棠春》,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婼棠玄澈,作者“沈婼棠”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朕今日有事情,所以就回来的晚了些他的嘴唇贴近沈婼棠的锁骨,轻咬一下“囡囡,床榻里面,咱们夫妻唠点小秘密,朕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有点忙,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背叛咱们这个小家的说话间,他牵着沈婼棠的手向下移动,嗓音略微沙哑“你帮帮朕,朕晚间被算计了,好像喝了不干净的酒他的气息拂过沈婼棠的耳畔,冷沉的语调仿佛沾满罂粟...
小说试读

“朕今日有事情,所以就回来的晚了些。 他的嘴唇贴近沈婼棠的锁骨,轻咬一下。“囡囡,床榻里面,咱们夫妻唠点小秘密,朕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有点忙,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背叛咱们这个小家的。 说话间,他牵着沈婼棠的手向下移动,嗓音略微沙哑。“你帮帮朕,朕晚间被算计了,好像喝了不干净的酒。 他的气息拂过沈婼棠的耳畔,冷沉的语调仿佛沾满罂粟的长钩。“你帮帮朕,朕一会儿真的有事情和你商量
这么大点的孩子,朕瞧瞧前朝几个公孙那里有没有和岁岁同龄的孩子,送进宫来做个伴读也可。”
用完膳,玄澈便离开了,沈婼棠净手漱口,进去看了一眼岁岁,刚开始还能坐在一旁缝小老虎,之后也乏得厉害,躺在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半睡半醒之际,听到了岁岁玩闹的声音,紧接着脸庞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蹭,沈婼棠没醒来,不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
“父皇,你看,兔兔,阿娘。”
玄澈吩咐着他们将画板放在不远处,漫不经心点头:“嗯,阿娘。”
“阿娘~”
岁岁坐在一旁,爬起来,将小兔子塞到沈婼棠的怀中。
一只比较安静内向的小兔子乖乖卧在原处,另外一只比较调皮,一蹦,蹭到了沈婼棠的肩膀上面,小巧的粉红色鼻子吸了吸。
岁岁看到了,伸出肉乎乎的爪子,一把抓住这只小兔子的耳朵,死死揪住,可他力气小,只能扯着小兔子往下滑。
沈婼棠便是这个时候醒来了。
岁岁见她醒来,小兔子也不管了,扑到沈婼棠的怀里面,肉嘟嘟的小脸蹭了蹭沈婼棠的脖子:“阿娘,小兔叽。”
沈婼棠刚醒来,有点恍惚,不远处玄澈还在捣鼓自己的画板,岁岁和她单方面会谈,颠三倒四不知道在说什么,沈婼棠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这才坐起来,将岁岁放在腿上,两只小兔子放在一旁。
“谨之。”
玄澈抬头,站起来,走了过来:“怎么了?”
“几时了?”
“未时了。”
岁岁揪着沈婼棠前襟,沈婼棠安抚性地抱着他拍了拍。
玄澈眼睛瞟到床榻上面的两只小兔子,一手一个,捏着耳朵,丢到了外面,“去,洗干净。”
“喏。”
岁岁看到自己的好伙伴被丢了出去,扁了扁嘴,便哭了起来。

只是哭得相当隐蔽,将头埋在沈婼棠怀里面,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圆润的小肩膀一颤一颤的。
沈婼棠冲着玄澈瞪了一眼,玄澈视若无睹,溜达着坐在画板跟前,就把沈婼棠哄岁岁的这个画面用笔给记录了下来。
洗干净并且被吹干的小兔子又回来了,它们的小主人也哭得睡着了。
沈婼棠侧身躺在床上,用扇子轻轻给岁岁扇风,两只小兔子放在不远处的小笼子里面,正在吃白菜叶。
玄澈得罪了岁岁,间接性得罪了岁岁的阿娘,所以被沈婼棠从翊坤宫给赶了出来,在院子门口转了好几圈,最后灰溜溜走了。
流萤推开内殿的门,将帘子放了下来。
“娘娘,陛下走了,只是走前吩咐奴婢说,晚膳想吃您做的金丝燕窝樱桃酒酿。”
沈婼棠扇扇子的动作停了一下,“去后院的小厨房里面挑些好的燕窝。”
“喏。”
估摸着时间,沈婼棠将岁岁叫醒来,要是睡得时间太长,晚上就不困了。
岁岁坐在床上,揉着眼睛,看到自己的小兔子tຊ,立马精神了,趴在床上和笼子里面的小兔子进行交流。
“欢嬷嬷。”
“娘娘。”
“照顾好小殿下。”
“喏。”
保护
金丝燕窝樱桃酒酿做好了,沈婼棠却没等到玄澈。
岁岁困得趴在端嬷嬷怀里面,“娘娘,奴婢带着小殿下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
“喏。”
沈婼棠坐在桌子跟前,自己喝了一碗金丝燕窝樱桃酒酿,吃了几块五味斋重阳糕,“撤下去吧。”
沐心和沐桃走进来:“喏。”
亥时
沈婼棠沐浴更衣,让流萤她们将内殿的垂地帘放下来,自己便要歇着。
院子外面传来了声响。“陛下万安。”
“娘娘睡着了?”
“刚歇下。”
“嗯,下去吧。”
“喏。”
其实沈婼棠并没有睡觉,许是….就是被玄澈惯着,她现在离了帝王的怀抱,晚上也睡不踏实,尽管眼皮沉重得往下垂,可心里面亮堂着。
内殿的门被推开,过了好一会儿,带着湿意和凉意的玄澈贴近,饶是已经沐浴完了,沈婼棠还是闻出了玄澈身上浓烈的酒味。
玄澈应该没发现她还醒着,就从背后抱着她,又是亲,又是蹭的。
沈婼棠悄咪咪往床榻深处凑了凑,玄澈再次轻吻她的嘴唇,语气略显轻浮,含混不清。“朕知道你没睡。”
紧接着,玄澈按住她的后颈,向下压,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朕今日有事情,所以就回来的晚了些。”
他的嘴唇贴近沈婼棠的锁骨,轻咬一下。“囡囡,床榻里面,咱们夫妻唠点小秘密,朕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有点忙,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背叛咱们这个小家的。”
说话间,他牵着沈婼棠的手向下移动,嗓音略微沙哑。“你帮帮朕,朕晚间被算计了,好像喝了不干净的酒。”
他的气息拂过沈婼棠的耳畔,冷沉的语调仿佛沾满罂粟的长钩。“你帮帮朕,朕一会儿真的有事情和你商量。”
沈婼棠将他一把推开,“陛下还是先说说有什么事情。”
玄澈低声一笑,嗓音放低,带着某种诱惑的意味。“明日首辅大臣蔺兴漆的嫡女便被送进宫,届时,需要囡囡陪朕演一场戏。”
沈婼棠一愣:“演一出戏?”
玄澈的声音沙哑,带着明显的魅惑。他的指尖继续向上摸索,轻轻打转,又用那种挑衅的语气,与她调情。“嗯,囡囡唱白脸,朕唱红脸,首辅大臣是当年扶朕上位的肱骨,可现在却变成了最大的蛆虫,朕得亲自拔了他这根刺。”
沈婼棠不明所以,手被玄澈抓着,将他的衣服往上推,露出结实有力的腹肌。“我该做什么?”
“朕会让首辅大臣的嫡女一进宫便是贤妃,囡囡万万不可相信,朕也会翻她的绿头牌,不过到时候是朕的替身去的,晚间朕翻窗回来。”
沈婼棠不吭声,玄澈挑起眉,微微弯起唇角,近乎魅惑地再次问道:“吃醋了?”
“没有。”
“朕可不信,你闻闻,哪来的醋味?这么明显?”他再次吻上她的唇,语气依旧放荡不羁,模糊不清。
沈婼棠确实有点吃醋,但是她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她低头轻吻玄澈的喉结,后腰被他紧紧固定,能明显感受到他的炽热。
“我需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相信,朕可以保护好你,可以保护好我们的岁岁,便足够了。”
真假
第二日,玄澈卯时便醒来了,正在穿衣服,沈婼棠侧着身子看他。
“怎么醒来了?朕吵醒你了?”
沈婼棠摇头:“没有,只是睡不着。”
“没事,朕下朝了之后,便回来找你。”
“不去找贤妃吗?”
“朕去了做什么?不去。”
玄澈穿好鞋子,凑到沈婼棠跟前,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等会儿让端嬷嬷将岁岁抱过来,咱们午膳就在翊坤宫用。”
“嗯。”
巳时
首辅大臣的嫡女蔺慕雪从东门抬着入了宫,一入宫便被封为贤妃,更是赐居怡春宫。
这个消息很快便被传开了,后宫看不惯沈婼棠独宠的人,现在可落井下石得厉害。
不过也有人担心贤妃只是占了一个名头,直到赖正青端着绿头牌从尚书房里面出来,消息传开了。
陛下今儿个宣贤妃侍寝。
流流不断的首饰黄金送进怡春宫,就连井德明都对着蔺慕雪点头哈腰,后宫中对沈婼棠明面和暗地嘲笑的声音更大了。
不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沈婼棠现在已然是皇贵妃了,更生下了太子,就算是没了恩宠,母凭子贵,也不会差到哪里。
尤其太子殿下可是陛下一手带大的,父子之间的感情很深厚。
不过就算是撼动不了根本,也够她们过过瘾了。
反观,被嘲笑的人,倒是没什么反应。
岁岁在院子里面和小白和小黑一起玩耍。
安静的那只叫小白,不安静的那只叫小黑。
沈婼棠坐在院子里面垫着厚厚软垫的石凳上面,时不时看一眼,剩下时间全用来缝小老虎。
小老虎是岁岁要求的,之前玄澈带着他出宫去吏部尚书家里面,遇到了吏部尚书家的小公子腰间别着一个小老虎,岁岁喜欢得不行,一问是人家娘亲做的,回来就缠着沈婼棠也要做一个。
沈婼棠之前没做过,从头开始学习,照着样纸上面,一点一点来。
慢是慢了点,效果挺好的。
井德明下朝之后,去怡春宫坐了一会儿,午时回到了翊坤宫。
沈婼棠没想到他回来的这么快,原以为少不得在那边多磋磨时间,抬头见到玄澈和岁岁顿在一起,脑袋凑着脑袋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时候,看了一眼流萤和画屏。
流萤摸了摸鼻子,声音有点低:“陛下说了,别让打扰您,就没通报。”
沈婼棠放下小老虎,走过去,玄澈将岁岁抱着放在肩膀上面,岁岁骑在他的肩膀上面,乐得咯咯笑。
“井德明。”
“奴才在。”
“传膳吧。”
“喏。”
内侍们端着菜上桌,一旁的内侍宣膳:“西湖醋鱼、东坡肉、赛蟹葵、家乡南肉、千炸响铃、荷叶粉蒸肉、西湖纯菜汤、龙井虾仁、杭州煜鸡、虎跑素火、千菜焖肉、蛤蚓黄鱼羹、叫化童鸡、香酥焖肉、丝瓜卤蒸黄鱼、三丝拌蜂、油焖春笋。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0 All rights reserved. 艺田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