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田小说

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夏日纵情

夏日纵情

  • 分类:霸道总裁
  • 作者:学芜
  • 来源:cd
  • 更新时间:2024-05-23 16:55:12

简介:很多网友对小说《夏日纵情》非常感兴趣,作者“学芜”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言若裴溯曲折的故事,小说无广告版梗概:睫一颤,她视线扫过似乎一直注意着她的言栩生,掐住掌心弯起眸子,不躲不闪地看向裴溯:“我知道的。”裴溯会保护她,她一直都知道。但是,有些东西她总要还的。“裴溯。”她久违地叫了他的名字。“如果……”言若抿了口酒,咽下喉间泛起的涩意,再一次问出那个曾经问过的问题,“如果我不是你妹妹,你会喜欢我吗?”听到她的称呼,裴溯微怔,心......

第10章


4S店内。

沈逍抚摸着重型改装摩托流畅的车身线条,脸上逐渐露出痴迷的神色,他张开双臂就要给陆京聿一个熊抱:“陆哥,你就是我的神!”

他馋这款机车很久了,要不是他陆哥帮忙,他不知何时才能拥有它。

放置在桌上的手机“嗡嗡”振动个不停。

“边去。”陆京聿嫌弃地避开他的拥抱,朝桌边走去。

“我来我来。”沈逍殷勤地小跑过去,双手托着手机递给他陆哥,今天他就要为陆哥马首是瞻。

看见备注,沈逍随口问了句:“‘小柠檬’,谁啊?”

陆京聿懒得搭理他,接过手机,斜靠着桌边按下接听键。

“喂。”他说这个字的时候总是带着别样的语调,像是在面对面叫人,又拽又散漫。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哽咽的声音:“陆京聿。”

陆京聿一愣,“你怎么了?”他长指勾起桌上放着的车钥匙,转身疾步往外走。

沈逍只看到他突然冷下来的神色,还没来得及追问,人影就消失在雨幕里。

“你在哪?”外面噼里啪啦地下着大雨,陆京聿听着听筒内的啜泣声,面色冷沉,声音却沉稳,“别怕,你现在安全吗?”

听到对方温柔安稳的声音,言若突然就觉得委屈,嗓子里含着气抽噎两声,听到对面传来的急急问询,她吸吸鼻子,驴头不对马嘴地回道:“我被关在门外了。”

没忍住又觉得自己这样突兀地找人有些滑稽,被自己逗笑,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我就是……想问你,我的项链在、在不在你那。”

陆京聿松了口气,他哄她:“在呢,原来是你的。”

“嗯、嗯。”

“现在拿给你好吗?”

言若脑中混沌,她应下这句清醒时一定会拒绝的询问:“嗯……好。”

“我喝酒了。”或许是醉意重袭,言若胡言乱语,“陆京聿,要是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办啊?”

半晌没有听到回应,言若茫然地“嗯?”了一声,然后听到他说:“那你换个人喜欢。”

——

陆京聿上楼的时候,就看到言若抱着手机蹲在那里,手电筒的灯光落在她身旁,他慢悠悠道:“蹲这吓我呢?”

言若慢半拍抬起头,似乎没明白为什么刚还在手机里的人突然到了跟前。

楼道黑暗,言若迎着一点微光仰头看他。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但她知道面前是谁。

“你来了。”

腿部后知后觉传来阵阵酥麻,她起身的动作一顿,随即腿一软人就向前扑去。

陆京聿上前一步,抬手揽着她的腰,将人牢牢抱在怀里。

言若惊慌之下指尖紧紧抓住他的衣袖,呼吸间都是他身上冷淡的薄荷香。

气氛骤然变得安静。

指尖的布料微微湿润,她连忙站稳,从他臂弯里逃开。

怀里空落,陆京聿将右手收回口袋,淡淡挑了下眉梢。

他看着她打开门,按亮玄关处的灯。明亮的光线从头顶打下,她侧身站着邀他进门,睫毛眨着湿意,脸上红红的带着泪痕,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陆京聿看着她,将手中拎着的便利袋递给她,低声笑了:“我就不进去了。”

“为什么?”言若茫然,还带着一丝哭腔,鼻音明显,“你身上湿了。”

他站在门前,室内的光线溢出半打在他身上,一滴水在他额前半湿的发上凝聚,又在她眼前坠落。

她低声:“对不起,我会报答你的。”

陆京聿无声抬了下唇角,揶揄道:“再给我一颗糖?”

还醉着的言若没能领会他的意思,只以为他真的想吃糖。

她皱着眉,苦恼道:“没有糖了……”

“那怎么办?”陆京聿懒着声看她,可怜巴巴的,桃花眼微眯不再难为她,“进去吧,袋子里有解酒糖,吃完再睡,记得锁好门。”

——

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言若被闹铃吵醒,手指顺着枕头边沿摸索手机,先摸到窝在枕边睡成猫饼的小花,她顺了顺柔软的猫毛,指尖继续摸索,却摸到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

她睁开眼,迷茫地拿到眼前。

小叶紫檀木盒,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

打开盒子,淡雅的木质香散开,她的珍珠项链安静地躺在里面。

她呆呆地盯着那颗圆润的珍珠,好半晌才猛然回过神。

脑海中零星的闪过一些碎片又整合成完整的画面。

昨晚喝醉了,先跟陈瑜清耍酒疯。

又被裴溯送回家。

最后。

她哭着给陆京聿打电话。

深更半夜下着大雨叫他给自己送项链。

她是疯了吗?

言若脑中一片空白,脸颊顿时爆红。

木盒自手中掉落,砸在了鼻梁上。

“嘶”

言若捂住鼻梁,酸痛袭来,生理性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把她砸死算了。

总比社死强。

言若埋在枕头里,颇有些生无可恋。

缓了好一会才摸出手机点开陆京聿的聊天框。

长达十一分钟的通话记录刺伤了她的眼。

言若有气无力:“居然聊了这么久。”

指尖悬在键盘上,她斟酌良久:【昨晚,谢谢你。】

对方似乎一直在用手机,回得很快。

Astra:【嗯。】

她纠结,想问:【昨天下雨了,你有没有感冒?】

又觉得不妥,犹犹豫豫删掉了这行字。

正不知该说什么,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我会报答你的。”

嗡嗡。

Astra:【怎么报答?】

言若看着他发过来的疑问,才意识到刚刚手指跟着脑袋打出一行【我会报答你的。】,并且发了出去。

言若:“……”

社死的事情多了就会变得无所谓。

言若红着耳朵回:【我请你吃饭吧,时间地点你定。】

Astra:【嗯。】

言若下意识呼出一口气,扔掉手机藏进被子里。

——

此后一周都没收到陆京聿的短信,言若将那点尴尬的心思慢慢放下。

温雪菲打来电话时,言若正在整理实习期间的医学笔记。

手机切换扬声状态放在桌子上。

温雪菲问她晚上去不去西山的度假山庄玩,岑岭是山庄老板,刚开业想请朋友们过去热热场。

言若答应。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0 All rights reserved. 艺田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