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田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苏棠萧景榕苏棠萧景榕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_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棠萧景榕(苏棠萧景榕)

苏棠萧景榕苏棠萧景榕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_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棠萧景榕(苏棠萧景榕)

发表时间:2024-06-02 07:09:53

苏棠萧景榕

苏棠/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1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苏棠”大大原创的以苏棠萧景榕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苏棠萧景榕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苏棠萧景榕》,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苏棠萧景榕,是作者“苏棠”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嗯……”苏棠半梦半醒之间扭扭身子,潜意识里却不敢把腰间的手挥开。毕竟这手的主人可是大雍昭南王世子萧景榕,她得罪不起的人物。两人交颈相拥,发丝缠绕。萧景榕被胸口酥痒的触感唤醒,眉头轻蹙,不着痕迹地退开些许,还带着两分晨起的睡意朦胧...
小说试读

作为一个侍妾,她根本没有拒绝的底气。逃跑,装病?她连卖身契都拿不到,如果真被彻底厌弃,在这府中的结局不过是与草木同腐。这边苏棠先给自已净手,又从另一个铜盆里拧出一条干净的帕子递给萧景榕。萧景榕接过帕子拭面,一旁的丫鬟开始替他束发。苏棠余光瞥去,暗叹这萧景榕确实生了一副好相貌。一双狭长的眼睛羽睫如扇,高挺的鼻梁从侧面看去有一块微微凸起的小骨骼,精致又不张力。这样看,她好像也不亏。
寒露惊秋,屋外蛤鸣鸟啼,只听那屋内锦帐下也传来喃喃私语。
“嗯……”苏棠半梦半醒之间扭扭身子,潜意识里却不敢把腰间的手挥开。
毕竟这手的主人可是大雍昭南王世子萧景榕,她得罪不起的人物。
两人交颈相拥,发丝缠绕。
萧景榕被胸口酥痒的触感唤醒,眉头轻蹙,不着痕迹地退开些许,还带着两分晨起的睡意朦胧。
他低头垂眸,正好对上一片雪白娇软,昨夜的痴缠涌上脑海,又有些意动,也顾不得追究女子与他合衾而眠的僭越之举。
“起吧。”萧景榕清清嗓子,沉声吩咐。
作为大宅院里最末等的侍妾,陪男人睡觉,还得伺候他起床,苏棠憋屈得不行。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万幸这萧景榕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长得也俊,并非满脸皱纹的糟老头子。
否则她宁愿一头吊死在房梁上。
苏棠麻利地套上里衣,顺便摸了摸自已腰间的一圈软肉。
在她模糊的印象中……她的腰应该不过盈盈一握的粗细才对。
苏棠清楚自已并不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她的认知也并不符合这个时代。苏棠记得许多前世的事物,却唯独想不起自已的身份和身边人的面孔。
苏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外间低唤:“沉鹭。”
沉鹭是苏棠穿过来之后禀报主母从做杂活的丫鬟里提上来的贴身侍女,原本那个叫绣香的手脚不干净,被苏棠逮了个正着。
可见原主也是够蠢,能把那绣香留在身边好几年。
外面候着的下人听到响动,端着两铜盆热水,一干衣服配饰走进来,主打一个眼观鼻,鼻观心,是头也不抬。
但人人心里都好奇,这苏姨娘岁数不小,又许久未承宠,怎么昨晚就破天荒把世子留下了。
苏棠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只会大喊冤枉,她根本就什么也没做。
两个月前她在这个世界醒来,逐渐接受自已的新身份,原本她是打算当一条咸鱼摆烂到底。
没想到传闻中已经很久没踏足她院子的世子突然出现,顺其自然就发展到侍寝。
作为一个侍妾,她根本没有拒绝的底气。
逃跑,装病?她连卖身契都拿不到,如果真被彻底厌弃,在这府中的结局不过是与草木同腐。
这边苏棠先给自已净手,又从另一个铜盆里拧出一条干净的帕子递给萧景榕。
萧景榕接过帕子拭面,一旁的丫鬟开始替他束发。
苏棠余光瞥去,暗叹这萧景榕确实生了一副好相貌。一双狭长的眼睛羽睫如扇,高挺的鼻梁从侧面看去有一块微微凸起的小骨骼,精致又不张力。
这样看,她好像也不亏。
苏棠收回目光,不敢多瞧,在贴身侍女沉鹭的帮助下里三层外三层地套上衣服。
淡青色交领长衫,领口微微显出里面的月白色绸衣。
她用一支簪子简单固定头发后,转身接过丫鬟手里的腰封替萧景榕系好,挂上环佩,期间一言不发。
这是她穿过来之后第一次侍寝。
说多错多。
萧景榕垂眸打量着自家侍妾柔顺恬静的面庞,总觉得与寻常艳俗的模样不同,于秋日萧索之下别有一番清婉。
谈吐也一改往日的粗鄙无趣。
昨晚本也不打算留宿,鬼使神差就改了主意。
这一身青白倒是比她素日爱穿的桃红黛紫喜人,只是料子有些陈旧发灰,头上的玉簪玉色也不够通透。
于是吩咐人送些衣料首饰过来。
苏棠恭恭敬敬谢恩。
男人总是这样,从你身上得到价值,才会觉得亏欠,否则早把你忘到九霄云外。
好容易送走萧景榕之后,苏棠这才敢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
沉鹭上前替她拢了拢发髻,嘴角噙着打趣的笑意:“娘子昨日虽劳累,却也贪睡不得,恒熙院那边来人传信说世子妃已经大好了,今个儿得去跟世子妃请安呢。”
自家娘子是给主子启蒙的通房出身,比世子还大三岁,比不得年轻小姑娘。娘子怀孕生子之后,世子虽偶尔还来看看小主子,却再未留宿过。
沉鹭还担心自家娘子彻底失宠,没想到今日世子走的时候特意吩咐送赏过来,想来是自家娘子伺候得舒心。若是能长长久久如此,再诞下一个男孩,地位便稳固了,他们这些下人也跟着沾光。
苏棠哪知道沉鹭的心思,无精打采地揉着太阳穴。
那死男人技术不怎样,她又不想让自已痛,逼得她连哄带磨硬是闹到三更多,听到四更的锣她才睡着,现在天还没透亮就起,真是要了老命了。
“阿娘~”外面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
一个中年女子抱着两岁多的小奶团子走进来。
“姩姩,来,阿娘抱抱。阿娘摸摸这小肚子怎么圆鼓鼓的?”苏棠打起精神勾唇一笑,将小团子搂到怀里。
乳母答道:“这段时日小主子胃口好了不少,米粥都能多吃上半碗。”
苏棠示意沉鹭递上赏钱:“乳母辛苦,这半吊钱请乳母喝茶。”
她考察这乳母两个月,确实是个负责的人,好员工还是要多鼓励。
乳母面露喜色,连连道谢:“多谢娘子赏赐。”
她伺候小主子两年都没从苏姨娘这儿得到半分赏钱,今儿却突然转性了,想必是得了世子恩宠高兴的缘故。
没有读心术的苏棠哪知道她一片好心,功劳却到了别人身上。
她只顾狂蹭奶团子软乎乎的小脸:“姨娘香一个。”
小奶团子发出“咯咯”的笑声,简直萌化苏棠。
原主并不受宠,这奶团子是萧景榕吃醉了酒宠幸原主生下的女儿,名叫萧韶妍,乳名姩姩。
苏棠刚穿过来的时候对自已已婚已育的事实消化了半天。
后来才发现无痛当娘,确实很爽,再加上有乳母帮着带,主打一个轻松加愉快。
就算为了这个孩子,她也会好好活着。
“走吧,姨娘带你去找哥哥玩儿。”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0 All rights reserved. 艺田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